「進去後會像發胖的小丸子!」少女想學好


少女小香整個國中時期都在外鬼混,國三畢業前被老師抓到賣藥,差點送進警局。(攝影/劉耀勻)

剛滿16歲的檳榔妹小香(化名),就像大部分的叛逆青少年一樣,不念書、愛鬼混。國一就在學校偷賣藥的她,還很神氣地說自己是「XX女子捍衛隊」的一員。國二的那個暑假,不小心「中標」,乾姐幫忙去藥局買了墮胎藥,「我吃了就先待在房間等,然後又去廁所等,等的感覺超恐怖。後來肚子就好痛好痛,整個子宮好像快裂了,然後就像大便那樣,排出來……」小香說她當時痛到發抖,站都站不起來。

她來自單親家庭,「我媽獨自撫養我很辛苦,所以我國一就開始當檳榔西施,每個月賺二萬元,大部分薪水都給媽媽。藥,我很少自己花錢買,我賣藥也沒賺到什麼錢,我不是藥頭啊!只是幫朋友忙而已,我很挺朋友啊!」她說自己其實是很多愁善感的女生,「雖然亂交很多男友,但是每次他們愛上別人我也很痛苦,就會自殘。在外面也很ㄍㄧㄥ,收了一堆乾妹妹,其實常躲在被窩裡偷哭。有時排班不公平,我要做十幾個小時,常常邊包檳榔邊掉眼淚,但我會忍耐。我很多同學都在做傳播、做援交,那賺錢很多耶!但我沒辦法,通不過我的原則。做檳榔西施已經是我最大的限度了,我不想讓生活變成那麼亂。」


菸不離手的小香(左排中)無聊就跟朋友泡在茶店。(攝影/劉耀勻)


小香(右)其實也有乖的一面,她在檳榔店打工,希望減輕媽媽的負擔。跟同事合租一小套房。(攝影/劉耀勻)

可能因為稍有想法,小香一直遊走在為非作歹的邊緣,國三畢業前被學校抓到賣藥,「我被抓到有整包『一粒眠』但我安全通過驗尿、驗頭髮,組長對我很好,放我一馬,所以我決定不碰了。」小香戒藥的另一個原因,是怕被送去勒戒,「因為『進去』之後都會變得好胖,頭髮還要剪到耳下,在裡面除了上課就是吃飯,我好幾個朋友出來都像發胖的小丸子,超醜的,所以千萬不能被抓。」小香聲稱自己真的已經戒了藥。「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看能不能變正常一點。」她說之後會去夜校註冊,準備念高一。


(撰文: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276期)
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 ... p/20160110/32982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