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39歲,月薪八千,晚上偷偷送外賣」:每個中年人都在假裝快樂

「我39歲,月薪八千,晚上偷偷送外賣」:每個中年人都在假裝快樂

文/關子陌

觀社會百態,聊人間喜樂,關注我,一起解讀人性、看那風花雪月。

前兩天,去醫院看望一位高中同學,她剛剛做完了一個膽結石手術,可卻依然還在朋友圈發著自拍強顏歡笑。

若不是我們私底下關係比較好,壓根就會不知道她是一個剛做完手術的身心俱疲之人。

這一次手術,她甚至沒有告訴家裡人,就是希望遠在他鄉的父母,可以不用為自己擔驚受怕。

懂事的我們,早已習慣了報喜不報憂。

一句"我沒事"的背後,也許暗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心酸苦楚。

單純從他們的朋友圈,我們窺見的只是她生活中完美的、歲月靜好的一面。

就像那位同學說的那樣:

"朋友圈,是我最後的精緻場,我必須演好這一場快樂的戲碼,才不辜負生活中的每一次背水一戰。"

是啊,生活已經這麼難了,我們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最後的幻想呢?

01
一位知乎網友發帖說,自己今年39歲了,月薪八千,在體制內做著一份不咸不淡的工作,生了二胎後偷偷送起了外賣。

"無欲無求"的他,本想就這麼輕鬆閑適地在"鐵飯碗"里混一輩子,可去年妻子卻意外懷孕了。

突如其來的小生命,一時間打亂了全家的計劃。

沒打算要孩子,可又不忍辜負一個新生命對人間美好的渴望。

於是,幾番掙扎之下,他和妻子打算留下這個上帝眷顧的禮物。

父母結婚晚,他自己又排行老小,年邁的父母已年近七旬,身體又不好,自然無法承擔帶娃的重任。

妻子不得不辭職在家,成了一名全職主婦,生活的重擔就像個失去平衡的秤砣,全數壓在他一人身上。

突然少了一份收入,多了一份開銷,二線城市、二胎家庭,日子捉襟見肘。

想離職,卻又害怕找不到比現在薪資更高的工作;想兼職,可這麼多年渾水摸魚慣了,早已經沒了拿得出手的賺錢技能。

有哥們建議他去開網約車,可那玩意兒需要經過嚴格的平台資質認證。

重壓之下,他瞞著家人,到朋友的店裡,利用晚上的時間偷偷送起了外賣。

送外賣的第一天,他就遇到了一個不可理喻的客人,因為他耽誤了兩分鐘就鬧著要取消訂單。

不忍給朋友帶來損失,他一個堂堂七尺男兒,硬生生向那位客人彎下了90度的腰,還承諾幫她支付這一單外賣的費用。

好不容易辛苦一晚上,回到家卻被妻子誤解,抱怨他夜夜晚歸,是不是又去和哪位狐朋狗友鬼混去了。

人到中年,人生半坡,好像全世界都對自己不太友好。

高額房價、古稀雙親、年幼稚子,每個中年人都在這三座大山之下夾縫求生。心裡的苦,更與何人說?

身心俱疲,感受不到半點價值,可卻還是需要假裝若無其事地用力生活。

然後在心底一遍遍地告訴自己:你是一個成熟的大人了,你要堅強起來。

在心裡崩潰多無數次,也在心底自我療愈過無數次。

這一幕,像極了一個懂事隱忍的孩子,在摔跤之後自己爬起來,擦乾眼淚拍拍身上的塵土,然後深吸一口氣,告訴自己:"加油,我可以的"。

想起了《請回答1988》中的一句台詞:

"大人們只是在忍,只是在忙著大人們的事,只是用故作堅強來承擔年齡的重擔。"

02
前陣子,女子連續加班一個月地鐵站內崩潰大哭的新聞上了熱搜,引起無數人的共鳴,戳中萬千網友的心。

湖北武漢一位女子坐在地鐵站過道內,工作人員發現她的不對勁後上前詢問,但女子一言不發。

工作人員陳晨摸了一下她的頭,想要試圖安危安危她。

可就在那一瞬間,女子忽然抱住工作人員開始崩潰大哭了起來。

原來,女子已經連續加班了一個月,現在工作終於做完了,可是她卻不知道該幹什麼,也無處可去,又怕回家哭會嚇到女兒,所以她選擇在外面哭。

成年人的世界,連崩潰都要挑時間。

難怪有一陣子,大家都流行下班回來,停好車還要在車裡坐上好一會兒。

並不是不想回家,而是不想讓家人看到我們狼狽的樣子。

開心和快樂,是我們的面具和偽裝。

或許習慣了假裝快樂,我們就會暫時忘記那些瑣碎的庸常與煩惱。

為人父母,我們不願意在子女面前展現脆弱;為人子女,我們不忍心在父母面前難過失落;為人婦為人夫,我們不想要讓壞情緒滋生傳染。

成年人的崩潰,看似一瞬間,其實是壓抑很久後迫不得已的爆發。

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。

在外人看來突如其來的脆弱,其實在當事人心底已然演繹了千百萬次。

哪怕深夜痛哭,我們也會在第二天起床後為自己畫好妝容,面帶微笑,假裝快樂地出門去,重新迎接生活的一切重鎚。

姜文在《狗日的中年》這篇文章中說:

"中年是個賣笑的年齡,既要討得老人的歡心,也要做好兒女的榜樣,還要時刻關注老婆的臉色,不停迎合上司的心思。中年為了生計、臉面、房子車子票子不停周旋,後來就發現激情對中年人是一種浪費,夢想對於中年是一個牌坊,守得住忠烈,還要做得好婊子。"

深以為然。

每一個中年人,都宛如一個沙漠中的戰士,任憑風吹雨打,風雨飄搖,我們也無權倒下,只能咬牙苦撐。

因為身後空無一人,每天一睜開眼,身後全是要依靠自己的人。

上有老下有小,前有狼後有虎,中年人被夾在中間,就像一個夾心蛋糕。

在單位里還要接受領導檢閱,後輩也虎視眈眈盯著你的職位,就謀劃著哪一天可以頂替你。

最慫不過中年人,不敢窮、不敢病、不敢死,更不敢辭職。

03
記得在電影《芳華》中,何小萍問劉峰:"你現在過得好嗎?"

劉峰說:

"那要看跟誰比了,跟死去的弟兄比,能不好嗎。"

是啊,比上不足比下有餘。和身心俱殘的人比起來,身體健康就是最大的奢望。

其實,人到中年,並非只有苦和累。

承受過多少辛酸,就擁有多大的力量;

經歷過多少磨礪,便多了幾分孤勇;

學會了向生活妥協,卻始終不被現實打敗;

開始接納平凡,與命運和解,也終於明白:身體健康、兒女承歡、家庭和睦,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。

正如林語堂所說:

"人生幸福無非四件事,一是睡在自家的床上,二是吃父母做的飯菜,三是聽愛人講情話,四是跟孩子做遊戲。"

生活中的那些苦與難,咬咬牙,就過去了。

挺過去,才有未來。

作者簡介:

關子陌,有書原創作者,完美主義的文字愛好者,左手生活右手夢想的斜杠青年,能柔能剛能至善,有情有義有才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