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邁的老母親是一個平凡人,不是聖人,我錯怪母親了

年邁的老母親是一個平凡人,不是聖人,我錯怪母親了

前年母親生日那天,我買了一件很普通的衣服,又封了一個50塊錢的紅包,騎自行車回去送給母親。母親連看也不看,就把紅包放進口袋,把衣服話桌上,不冷不熱地叫我:「坐吧。」我蹬自行車出了一身汗,又累又渴,就去倒茶喝。

母親

  正喝著茶,就聽見外面有小轎車的聲音,那是大姐回來了。母親好像聽到命令一樣,立刻迎出門去,守在小車旁邊。大姐一下車,母親就滿臉笑容地請她進屋,問她累不累。大姐說:「媽,我不累。」大姐坐小車回來,怎麼會累呢?真正累的是我,應該問我累不累才對,可是母親卻沒問我。
  大姐也給母親買了一件衣服,又漂亮又貴重。我在商場里見過,最少要1000元,比我送給母親的那件貴十倍。大姐也給了母親一個紅包,比我的大得多。母親雙手捧起大姐送的衣服,小心翼翼地擺在桌上最顯眼的位置,再把那個大紅包放在衣服上,讓眾人欣賞。母親親手給大姐倒了一杯茶說:「坐下喝茶。」
  母親對大姐的親熱,刺痛了我的心。我難受極了,一頭扎進廚房拚命幹活,油煙嗆得我流下淚來。
  第二年,母親生日時我不再回去,只托哥哥帶了一點禮物給母親了事。

母親

  明天又是母親的生日,我依舊買了點禮物,托哥哥帶給母親。可是哥哥卻不幹,說:「去年媽生日你沒回去已經不好了。明天你再不回去,大家還以為你對媽有意見呢。」我說:「我就是對媽有意見,她對大姐好,對我不好。大姐錢多,能討媽的歡心;我錢少,討媽嫌。」哥哥說:「不會吧,媽不是那種人。」我委屈地說:「你沒嘗那滋味,當然不知道。大姐回去,媽每次都到門外迎接;我回去,媽幾時出門看過一眼?我窮,沒法跟大姐比,但我還有一點自尊心。你不幫我帶東西給媽,我另找人帶。」我一氣之下,便把東西拿回了家。
  我剛回到家一會兒,哥哥就追來了。他買了很多東西送給我,比我買給母親的還多。我說:「你買這麼多東西幹什麼?」哥哥不說話,放下東西,拿起我給母親的禮物就走。我送哥哥出門,一直送到樓下的馬路邊,哥哥這才說:「以前我來你這裡,你最多送我到門口。這回破例送我到馬路邊,是不是因為我這回買的東西多?」我生氣地說:「哥,你把我當什麼人了?」哥哥說:「我把你當平凡人。平凡人會受名利影響,抽到大獎會高興,丟失錢財會傷心。我這次送給你的東西多,你就陪我多走幾步路,這很正常。平凡的母親也會受名利影響,哪個女兒給她東西多,她就會親熱一點;哪個女兒給她東西少,她就沒那麼親熱。我知道,你希望媽對你和大姐一樣親熱,可那要不受名利影響的聖做得到。我聽說,那種首先高深的聖人,要五百年才出一個。我們的媽不是聖人,但她確實是個好母親,你給她買的衣服,她一直穿在身上,袖口磨破了都捨不得丟。媽並沒有嫌棄你。」

母親

  我的淚水無聲地流了出來,我哽咽著說:「哥,別說了。我明天回去看媽。」
  回去後,母親依然對大姐很親熱,對我沒那麼親熱。但我不再怪怨母親。因為我知道,母親不是聖人,我們都不是聖人。